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卡塔尔世界杯为何是最有争议的一届?卡塔尔买下了世界杯?

卡塔尔世界杯为何是最有争议的一届?卡塔尔买下了世界杯?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今晚开幕:为什么是“最昂贵和最具争议的一届”?在“黄金足球”的争议和压力下,卡塔尔终于迎来了第一届在阿拉伯世界举办的世界杯。

这届世界杯,首次在北半球的冬天举行,也是“最贵的一届”。据一些媒体评估,卡塔尔在这方面的投资约为3000亿美元。2022年世界杯开幕前不到一周,宣布卡塔尔获得世界杯主办权的国际足联前主席布拉特公开表示,选择卡塔尔是“一个错误”。这是又一届因为申办腐败和劳工问题而“争议最大的世界杯”。

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预测,本届世界杯全球观众将超过50亿,比2018年国际足联世界杯多14亿。伦敦布卢姆斯伯里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纳姆迪·梅迪奇(Nnamdi Medich)对媒体表示,卡塔尔埃米尔(最高领袖)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Tamim bin Hamad Al-Thani)正在实现他的目标:“让世界上所有懂足球的人都来拼写卡塔尔。”

“2022年世界杯给国际足联带来了很多问题,卡塔尔也受到了影响。他们从没想过会遭受如此多的批评。”前国际足联发言人圭多·多尼奥尼(Guido Donioni)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然而,一旦大幕拉开,一切都将聚焦于比赛,幕后的问题将不再重要。”

10月16日,人们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的球迷卡服务中心与背景墙的吉祥物合影。图/视觉中国

一次不成功的“压力测试”

卡塔尔多哈以北20公里,Lourseyre体育场就像波斯湾海岸的一个阿拉伯金碗。12月18日,2022年国际足联世界杯决赛将在这座可容纳8万名观众的体育场举行。这一天也是卡塔尔的国庆日。

就在本届世界杯正式开幕的两个月前,政府对Lourseyre体育场进行了一次“压力测试”:2022年9月9日,超过7.7万人涌入这里观看沙特与埃及的Lourseyre超级杯比赛。

卡塔尔有史以来观众最多的足球赛后,结果显示测试并不成功:停车场和球场之间的汽车轮渡安排不当,许多观众被迫在高温中步行近一个小时;中场休息后,球场出现“缺水”现象,管道水和瓶装水都用光了。同样不可思议的问题是空调故障。测试的参与者告诉被邀请作为顾问参与FIFA世界杯卡塔尔2022年申办的法国斯凯玛商学院教授西蒙·查德威克,“这不是一个小问题,而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11月13日,国际足联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主体育场——卢塞恩体育场灯火通明。图/视觉中国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2006年,同样在卡塔尔举行的多哈亚运会,刚刚结束精彩的开幕式,就下起了倾盆大雨。政府措手不及,现场一片混乱,交通中断。

人们不得不涉水而过,一些运动员在雨中停留超过30分钟。后来,一名浑身湿透回到酒店的国际奥委会官员说,正是这件事让多哈失去了争夺2016年奥运会主办权的机会。现在,卡塔尔正在筹备2030年多哈亚运会,计划申办更多的国际比赛。

对于卡塔尔来说,举办世界杯需要克服很多障碍。第一个问题是天气。尽管在2010年12月,在确定2022年世界杯主办国的国际足联执委会会议上,没有投票人提及天气话题,但国际足联随后发布的调查报告指出,会议前夕发布的评估报告曾明确提到,在常规的世界杯夏季比赛周期中,卡塔尔“平均气温很少低于37℃”,卡塔尔的申办团队表示可以“开发新的降温技术”。

但国际足联没有等待“新冷却技术”的诞生,而是在2013年10月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研究如何为卡塔尔的天气改变世界杯期间:避开夏季、斋月和冬季奥运会,并根据国际足联的规则在2022日历年完成比赛。

11月到12月成了唯一可能的选择,即使这意味着欧美圣诞节假期的临近,意味着各大俱乐部不得不在赛季中让主力球员离队,国际足联还要向作为其世界杯收入主要来源的转播商支付改期补偿。

天气问题只是一系列困难的前奏,也是最容易解决的一个。查德威克对媒体指出,虽然卡塔尔举办过亚运会和几届世锦赛,但世界杯和大多数比赛的区别在于规模。“建造和运营一个主体育场不同于建造和运营8到12个过度拥挤的足球场”。

几乎每届世界杯都会人山人海,一片混乱。卡塔尔申办世界杯的那一年,2010年南非世界杯热身赛期间发生踩踏事件,多人受伤。今年5月,法国欧冠决赛期间爆发数万球迷骚乱,100多人被捕。所幸没有造成严重人员伤亡。

对于目前常住人口不足300万的卡塔尔来说,问题更加严峻。预计一个月内将有120万至150万人进入卡塔尔参加本届世界杯,超过2020年和2021年该国入境游客总数。

将主体育场设在新建的城市Lourseyre,而不是多哈,这是关键的一步。虽然有很多考虑,比如提升新城市的品牌,与阿联酋等国家的新兴金融城市竞争,方便招待独自饮酒的外国游客,但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多哈无法承受世界杯期间巨大的人流量压力。梅迪奇指出,多哈通常是一个拥堵的城市,世界杯期间的车流量更有可能增加十倍以上。

然而,Lourseyre距离多哈只有20公里,这意味着多哈仍将承受“最大压力”。今年9月查德威克到访时,发现政府正在做出“最大努力”:农民工被告知,他们需要在世界杯期间离开卡塔尔,只能在比赛结束后返回;比赛期间,政府工作人员将在家办公,所有学校将停课。但与此同时,他发现多哈的街道更加拥堵:供水和排污系统仍在大规模建设中。

2010年12月2日,在得知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后,多哈的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庆祝。图/视觉中国

一些外界专家对此很难理解:本届世界杯的投入是历史最高的,是2018年fifa世界杯的20倍。同时,这也是近几届世界杯最低的债务压力。

新加坡国立大学中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多尔西对媒体指出,得益于东道国是“世界第四富裕的国家”,2022年世界杯最大的特点是“钱基本不是问题”。有了资本,为什么12年后基建还是那么难?

查德威克解释说,2010-2022年是一个很长的周期,对于85%的预算依赖于能源收入的卡塔尔来说并不是一帆风顺的。2015年,中东经历了最新的石油危机,参与足球运营的重要机构卡塔尔基金会一次性裁员1万人。2017年,沙特等国对卡塔尔的外交封锁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海外投资损失,进一步影响了卡塔尔政府的收入。

因此,在过去的几年里,卡塔尔的世界杯计划被数次缩减,球场数量也从原计划的12座缩减至8座:这是国际足联规定的最低标准。

即便如此,FIFA世界杯卡塔尔2022的投入还是从最初预估的950亿美元增加到了萨瓦迪口中“超过2200亿美元”的最终预算。除了大型比赛中常见的预算超支,查德威克指出,预算激增是因为卡塔尔更独特的困难:当国际社会的批评铺天盖地时,多哈的管理者意识到,很多关于世界杯的问题在申办时根本没有考虑到。

“卡塔尔买下了世界杯”

2004年1月,前国际足联发言人多尼奥尼作为2006年多哈亚运会的顾问来到卡塔尔。他见到时任多哈亚运会组委会主席的阿勒萨尼时,对方的第一句话是:“你觉得我们能申办世界杯吗?”

”我说,“不,你不能。卡塔尔太小,气候不适合。”多诺尼最近向媒体回忆道。

2009年,国际足联宣布启动2022年世界杯的申办工作。竞标者大多是西方大国,没人把卡塔尔当对手。当时国际足联派出的专业评估小组评估,卡塔尔是所有候选主办地中唯一的“高风险”地区。在结果公布之前,美国代表团不相信会输。

多尼透露,时任国际足联主席的布拉特心系美国。“他的计划是2018年给俄罗斯,2022年给美国,2026年给亚洲超级大国。卡塔尔不在他的计划中。”

卡塔尔位于波斯湾西南海岸的一个狭长半岛上,国土面积约1.15万平方公里。当时人口不到200万。这里的第一家本土足球俱乐部成立于20世纪40年代英国殖民统治末期,历史比亚足联还要悠久。到20世纪初,卡塔尔足球已经建成了三级联赛体系。然而,时任阿联酋沙迦大学教授的梅迪奇在调查卡塔尔申办世界杯前后的足球产业时,发现当地人对本国足球并不太了解。

2010年,卡塔尔国家队在国际足联排名第113位。马奇回忆说,人们“甚至不能说出自己国家的任何球员的名字”。

这是当时中东足球产业的常态:顶级联赛和低级联赛之间没有升降级机制,观众永远是空的,没有人来拿免费零食的免费包厢。引进了一些外援和教练,但在他们的家乡欧洲的俱乐部里,传言只有失败者和“掘金者”才会去卡塔尔。

面对国内形势和国际质疑,卡塔尔为什么要申办世界杯?卡塔尔大学教授、前卡塔尔大学体育科学项目主任马赫福德·阿马拉(Mahford Amara)对媒体表示,2009年至2010年的申办季,距离卡塔尔政府“认识到体育的力量”只有3年时间。就整个中东而言,体育的发展并不是因为“游牧时期的古老传统”,而是因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现代战争”。

1990年海湾战争爆发,中东成为冷战结束、国际形势剧变时期第一个被点燃的火药桶。随着2001年“9·11”事件的爆发,宗教恐怖主义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其登陆点就是中东。石油,脆弱,保守,极端,受外力影响,逐渐成为地区的标签。

阿马拉回忆说,海湾国家被迫重建地区和国际影响力网络,新兴的“软实力”概念成为“弥补安全脆弱性”的关键路径。投资传媒、航空、体育成为中东各国选择的道路。

卡塔尔做了几次尝试:成立半岛电视台、卡塔尔航空公司、举办亚运会。2006年,卡塔尔首次举办超大型国际比赛,也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亚运会。近半个世纪以来的空前暴雨导致事故发生,但开幕式前所未有的投入吸引了全球17亿观众,这让欧洲人很少被亚运会所吸引,甚至吸引了奥运会开幕式的团队前来取经。

这也是卡塔尔首都多哈首次成为世界知名城市。阿马拉指出,这段经历成为卡塔尔通过体育实现国际化战略的里程碑。

亚运会结束,更大的布局在足球领域悄然展开。西方媒体称,卡塔尔投资局负责人、卡塔尔国家奥委会主席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是幕后黑手。他是当时埃米尔的第四子,却被外界视为接班人。

查德威克是受邀参与卡塔尔2022年世界杯申办的外国顾问之一。他告诉媒体,卡塔尔在2006年至2008年间达成了申办世界杯的共识。2006年底,卡塔尔全面改革联赛机制,参加亚冠联赛,并成立首个Aspire学院,培养体育专业人才,从事体育交流。

与此同时,许多卡塔尔首都开始进入欧洲顶级足球俱乐部。申办世界杯成功不到半年,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以5000万欧元拿下巴黎圣日耳曼70%的股份,同年又砸下8400万欧元引援,使巴黎圣日耳曼在2013年至2019年间6次夺得法甲冠军。

几乎与卡塔尔同时,阿联酋、巴林、沙特等中东国家也将对外投资重点转向欧洲各大足球联赛。虽然一级方程式赛车巴林大奖赛也有很高的投资回报,但查德威克指出,与一些地区或特定群体流行的赛事相比,足球的受欢迎程度最高。国际足联有211个成员,比国际奥委会多5个。

世界杯和冠军联赛是世界上最受关注的两项体育赛事。另一个因素是,在欧洲大国,没有一项运动像足球一样具有商业和政治影响力。

新加坡国立大学中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詹姆斯·多尔西(James Dorsey)对媒体指出,只有了解中东国家与其他国家投资体育目的的差异,才能把握整个“世界杯故事”的脉络。”

中东国家投资体育的目标不仅仅是利润或软实力,而是寻求国际合法性。说得更直白一点,中东国家希望通过软实力建设,让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大国能够认同自己是正常的、现代的国家,从而与国际社会保持合作,得到大国的保护和支持。”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